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125dd.com 加入收藏夹!


           第四章:地狱业火中的魅影
  带着燃烧的火光在空中划出一道明亮的尾迹,玻璃瓶撞击在了坚硬的颅骨上,
随着瓶身的破碎,飞洒出的液体将那人的身体淋了个透彻,而下一刻燃烧着的布
条将液体点燃,而那个人也就直接变成了一个人形的火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凄厉得仿佛不是人类发出的声音,附着在身上的火焰将皮肉烧焦、将油脂点
燃,但却根本不足以在短时间内夺走这个可怜人的生命。已经被烧到焦黑的人形
疯狂挣扎着,发出鬼嚎一般的惨叫,扑打着身上的火焰,又在地上不断地翻滚……
  但除了点燃更多的东西,让他的同伴们陷入更大的混乱之外,却完全无力拯
救他自己的性命,只是临死之前的痛苦挣扎罢了。
  看着被火焰与混乱所吞噬的男人们,从阴影中慢慢走出来的少女,脸上正带
着愉悦的微笑。她正带着欣赏的目光,观看着自己的「杰作」。
  但这还远远不够,于是她又为自己这幅名为「地狱」的画作再添上了几笔鲜
艳的色彩。
  用两瓶燃烧瓶。
  没有之前偷袭的突然性,目标也处于混乱奔走中,所以并没能正中目标,不
过却是把其他的杂物点燃了,火焰开始蔓延。
  这时候终于有人注意到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看到了刚刚少女扔出燃烧瓶的
动作。
  「草你妈狗日的婊子……」
  那人一边咒骂着一边朝着少女冲了过来,虽然不知道这只母狗到底吃了什么
熊心豹子胆,居然敢这么搞,但在男人看来现在丢完了燃烧瓶,浑身赤裸手无寸
铁的少女显然毫无威胁。
  「老子不非得把你手脚给剁了让狗给日死……」
  口中喷吐着恶毒的诅咒……或许根本不是诅咒而是这男人真实的打算吧,但
就在他绕过火焰冲到少女面前时。
  在男人眼中「手无寸铁」的少女,突然从身后抽出一根一米多长的黑又粗对
准了男人……
  「砰!」数十颗细碎的铁珠喷射而出,将前方的血肉射得如同筛子一般。冲
过来的男人像是被人凭空揍了一拳一样身体猛的顿了一下,然后便顺着冲劲倒在
了地上。鲜血慢慢从他身下浸出。
  少女走了过来,抬起纤细修长的玉足,踏在这具还在微微抽搐的身体的后背
上,将手中的枪抵在他后脑勺上,扣动了扳机。
  「砰」就像是被砸碎的西瓜一样,男人的脑袋破碎开来,飞溅的血液、脑浆
被火光映亮,一瞬间如同绽开的鲜红花朵一般……
  红的白的粘了满了少女的下半身,乱飞的碎骨甚至还将她的小腿划开了条不
小的口子。但身上本就已经被尚未干涸的血液浸透的少女,对此混不在意。
  她盯着这无头的尸体,怔怔出神,回忆着刚刚火光闪耀下的一瞬间,不禁轻
声感叹道:「好美啊……」
  又抬头看了看前面已经渐渐安静下来的「人形火把」,声带被烧焦无法再哀
嚎,被渐渐烧透的身体失去了机能,焦黑的人形终于变成了焦黑的尸体……
  「好有趣啊……」
  但还不够……
  不是还有很多人跑到外面去了么,所以还能够继续啊。
  还能继续玩。
  「啊哈哈哈哈!」少女银铃般的笑声中,火焰升腾,将夜幕照亮。
           ***  ***  ***
  数辆黑色的宽大轿车行驶在夜晚的路上,其中一辆加长型的后座上,坐着一
名西装中年白人男子。
  男人的面容看起来并不出众,身上的西装也穿得颇为随意,衬衣的顶上两颗
扣子打开,也没有系领带,脸上带着一半烦躁一半迷糊。虽然看着颇有一种颓废
与浪荡子的感觉,但直视这男人那双半眯的双眼时,却能让人莫名地感到一股阴
冷的寒意,如同注视着在丛间蜿蜒的毒蛇。
  而对于这座城市里,知晓这个男人的身份的人来说,这种感觉酒恐怕远不只
是寒意这么简单了。
  「会长,您其实没必要亲自来的,只是一些小事故……」前方开车的司机说
道。
  而后座上,被称作「会长」的男人,将叼在嘴里的雪茄拿了下来,吐了个漂
亮的烟圈之后,才慢慢以一种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啊~你以为我喜欢被莫名
其妙的事情打扰兴致吗?玩得正在兴头上呢……」
  然后他挪了挪身子,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将雪茄重新放回嘴里,含糊不清
地说道:「但这做人做事呢,还是讲究一个认真负责,我刚到这里,就出事了,
不大不小。」
  「但既然我来这了,出了事自然就还是得来的……」
  「不管是不是真有人捣乱,我过来看看总是个态度,虽然那帮老爷们是不会
在乎你有没有什么态度,只在乎他们的财路通不通畅,但这态度给下面的人看了,
总是能干活利索点。」
  随着男人慢条斯理地说着,车窗外远处映出的红色火光也渐渐进入了他的视
线。
  「啧,这里都能看到了,这火烧得真有点大……记得那里是个小帮派来着?」
  开车西装男回应道「是的,是向晨星效忠的一个小帮派,负责这片区域的买
卖。」
  「嗯……」男人看着窗外越来越明亮的火光,眉头越皱越深,「早跟他们说,
消防这方面不能省不能省,结果全都不以为然。切,这帮猪仔是多少都无所谓,
但要是火一烧就全没了,全都没了还赚什么钱……算了,这次正好也是个机会,
之后记得把这里管事都换了,做个样子给人看看。」
  「明白了。」前面开车的西服男回答道。
  当然,他知道这个「换了」是什么意思,这里可没有什么友好的撤职归乡之
类的东西,所谓被换下来,实际上为了避免可能的麻烦,通常都是直接「处理」
掉然后再换人上去的。
  这次又得死不少人了。
           ***  ***  ***
  盛大的火舌向着黑沉的天幕喷吐着绚烂的光彩,在风势的助力下飘散的星火
如同逆流而上的星雨,无月的深夜却被映照得如同白昼一般明亮。
  从未见过的奇景让少女忍不住看呆了神。
  少女站得离火焰很近,从燃烧的建筑中是不是飞溅出的火花甚至会落到她的
身上。
  过于明亮的火焰映照在她的身上模糊了她身体的线条,只留下一个要跳的轮
廓,乌黑的长发映照成火光般的颜色,在热浪的席卷下肆意飞扬……
  如同火焰中诞生的精灵一般梦幻……
  但,也是噩梦中的地狱。
  燃烧的建筑中隐约可以看到有缩成一团的焦黑色物体,仔细分辨还能看得出
几分人类的形状。
  这座据点里,应该人都在里面了。原本为了易守难攻,这栋旧厂房被封堵成
了单一的出入口,就是少女曾经试图逃离的那个巷口,距离并不算远,但是少女
让这里成了鬼门关。当这些人察觉到火势已经不可控,打算逃离的时候,少女和
她手里的M870,宣告了此路不通。
  混乱中的男人们根本没形成什么有组织的行动,曾经在少女眼中遥远到绝望
的巷口,如今也成了他们永远无法达到天涯。
  而在少女的脚边,倒着两个穿着橙黄色消防服的身体,但从他们身下被火光
照亮的血泊来看,已经是两具尸体了。
  少女又看了眼身后街道上停着的红色消防车,那里还倒着另外两具同样穿着
消防服的尸体。
  「啊啦,真是对不起了呢,但是啊,这么美丽的杰作可不能让你们就这么给
毁了。」
  「明明人家都那么求你们了,只要别破坏咱的杰作,要咱做什么咱都愿意的
哦……但既然你们都不听,那就只能请你们去死咯。」少女用带着几分俏皮的语
气说道。说完她还真的郑重其事地对着几具尸体做了一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
  胸前丰腴的乳房随着这个动作向前甩出,在九十度鞠躬的姿势下,沉甸甸的
双乳被重力拉扯成两个不断晃动的硕大蜜瓜,而少女身后被火光映照得红润透亮
的大屁股高高翘起,在股间两瓣厚实的花唇清晰可见……
  只是可惜,这样让人血脉偾张的诱人一幕却是无人能看到了,在场的只有一
地尸体。
  当少女抬起身子时,自然又是一阵波翻浪涌。
  「啊啦~真是肩酸呢,果然胸前两大块赘肉会很累人,而且不带胸罩的话甩
来甩去很难受又不方便……果然男人只顾着自己的眼福也不在乎女人舒不舒服的
问题呢,这么一想以前那些教育片的老师们也真是听不容易……话说,这是啥?」
  在少女的视野中,上方突然弹出一道闪光,随即出现一个提示视窗:「完成
成就:业火地狱」
  「首次完成成就,解锁作弊码:Lxgiwyl」
  「身体素质略微提高」但没等少女仔细琢磨这些新出现的东西,远处逐渐亮
起的灯光就将她的思考打断了。
  「这回,是刷新怪物了么……」
  看着越来越近的一排车灯,少女舔了舔嘴唇向一旁阴影处退去,将手放在了
后腰。
           ***  ***  ***
  随着一阵刹车的声音,一排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少女面前,或者说少女身后正
熊熊燃烧的建筑前。
  车门打开,清一色的黑色西装男从车中下来……
  「砰」根本没有打招呼打算,借着明亮火光下的阴影躲藏的少女一跃而出,
手中的霰弹枪对准最近的一名西装男骤然喷出火舌!
  随着血花的绽开,男人应声而倒。
  这时西装男们才注意到这个突然出现的赤裸少女,而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下,
随着一声「哢哢」的上弹声,火舌再度喷吐!
  「砰」又一人倒下。
  这时反应过来的西装男们才赶紧寻找掩体缩身躲到车后,还有人直接掏出手
枪对准少女开火。
  随着手枪声音的响起,子弹划破空气,却在距离击中少女身前一厘米左右的
地方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给挡住了一样,弹头骤然扭曲变形,旋转的速度减慢,最
终失去了一多半动能扭曲变形的弹头穿过阻碍撞击在柔软的肉体上。失去形状的
弹头在少女身上撞击出更大的伤口,飞溅起一团血雾,但却并没能穿透进内脏,
却是卡在了一团柔软的乳肉里。
  但这些需要慢镜头才能看到画面自然无法被人知晓,电光石火间人们只看到
了少女中枪的胸口爆出血雾,身形一个踉跄,却随即又跟没事一样抬手一枪。
  那个西装男被打成了筛子。
  随后又是连续的霰弹枪开火的枪声响起,不过这回学乖了的西装男都老老实
实躲在车后,泼洒的细碎弹珠将车门打出无数的孔洞,但却也无法再穿透另一侧
的车体了。
  连续数枪毫无结果,就在少女再次拉动枪栓上膛的时候,却听到了筒形弹匣
中发出了与之前不一样的声音。
  「哢哢,哢哢……」
  来回拉动两次枪栓之后,少女才意识到弹匣空了这件事,「系、系马达……」
  马上将手中的霰弹枪扔下,伸手向后腰掏去……
  但就在这时,从那辆加长型的轿车驾驶座里突然窜出一个人影,掏枪、瞄准、
射击,那人动作之快几乎在人眼中连成一道幻影!
  「砰」少女只觉得手腕一痛,伸向后腰的右手就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一样撞飞
到了一边,没等少女反应过来再次掏枪,又是一发子弹射中她的脚踝,顿时无法
再保持平衡的少女向前扑倒。
  而那个加长型轿车里出来的西装男仍没有丝毫停顿,手中的枪械依旧稳稳地
开火!
  「砰!砰!」在给少女剩下的四肢各补上一枪之后,这西装男依旧步伐稳健
地来到少女身边,伸手抓住一只手臂一手抵住肩膀猛的一拽,就听得隐约的一声
响,少女的肩关节就被拽脱臼了,而在如法炮制少女领一只胳膊之后,西装男再
用粗壮的手臂勒住少女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
  这时,那辆加长轿车的后座车门才缓缓打开,叼着雪茄的白人男子从中走了
出来。
  「会长,最好先不要靠近。」西装男子沉声道。
  「干啥?你这不都把她给废了么?」虽然语气里带着不耐烦,但「会长」还
是老老实实地停了下来。
  勒住少女的西装男伸手从衣服里掏出一个方盒形的在少女身上扫了扫,机器
在扫过少女胸口的弹孔时发出了哔哔的鸣声,但西装男在反复确认机器没有在少
女腹腔附近发出警报后就将其收起,然后对「会长」点点头道:「没问题了,没
有人体炸弹。」
  「呼,49你办事总是这么让人放心啊,不想某些家伙……」叼着雪茄的男人
将视线扫了扫周围那些狼狈不堪的「黑西装」们,再看看眼前的49,同样是一身
黑西装但这光是看着差别都大得没法说。
  那些正在处理尸体和伤患、联系消防队以及布置警戒的「黑西装」们被这一
眼扫过,一个个都噤若寒蝉。
  「这些都只是新人,会长你这次特意带上他们不就是为了锻炼么。」
  「扶不上墙的废物……」呸了一声之后,「会长」决定不再让这帮废物怀了
心情,这边明显有更好玩的东西……
  他将视线聚焦在被49勒住的少女身上。
  胳膊被强行卸掉加上四肢被子弹射穿的痛苦超乎常人想像,正常情况下就算
是七尺男儿恐怕也要痛得涕泪横流,甚至更大可能是在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下直
接昏迷。
  但少女的身体早已经被超剂量的「药」所腐蚀,尤其是大脑神经对于各种感
知信号的接受与回馈都已经混乱不堪。在承受着非人的痛楚刺激的同时,少女却
也在同时接受着甚至更在此之上的强烈快感!顺乱的感官让她早就分辨不出什么
是痛什么是快感了。
  此时少女的脸上一片通红,浑身上下密密麻麻的汗珠滴落如雨,在身后火焰
的照亮下泛着一层水光,而此时少女的下身更是已经洪水泛滥,从缝隙中涌出的
淫水顺着大腿与汗水混合流下,如果不是被勒住的原因,此时的少女恐怕早已经
大声呻吟起来。
  不过在「会长」这边看来,少女的反应倒是挺正常的,因为痛苦和窒息而浑
身冒汗,脸色充血,眼神迷离意识模糊,下身估计还会失禁……对于这些反应他
是十分熟悉了。
  他伸手一把抓在了那因为后仰的姿势而更加突出的丰乳上,即使是他的颇为
宽大的手掌竟然也不能将那团肉球一手掌握,感受着这柔软又不失弹性的手感,
他又将另外一只手摸上了少女的脸颊。
  「真是一对极品的奶子啊,亚洲人居然也能有这么大的么?这手感可不像是
假的……还有这脸蛋,真是漂亮啊」
  手上拨弄着已经充血肿胀高高挺起的粉色乳头,男人一边取下口中叼着的雪
茄。
  「但是,为什么你会要来杀我呢?谁派你来的呢?」
  「我可真是……太感谢他了啊,居然送来这样一个极品的美人儿!」
  「接下来,可是有得乐子可以玩了!」
  说完,男人将手中燃着的雪茄猛地捅进少女的下身!随着少女身体猛的一阵
颤抖,口中发出一阵阵断断续续的呻吟,在少女下身一道液体「呲呲」地流了出
来,正好淋在男人的手和雪茄上。
  男人看着手里浸透了的雪茄,然后咧嘴笑了笑,又将那雪茄朝着少女乳房上
被子弹打出弹孔里插进去!
  在将手上的雪茄转了转之后,男人回头向着轿车走去。
  「走啦走啦,49我们快点,这里的事情反正交给那帮废物就成了,赶紧回去,
有乐子了。」
           ***  ***  ***
  宽敞明亮的房间,奢华却又内敛的装饰,柔软的厚绒毯铺盖在地面上,深色
涂漆的实木家具,宽大的落地窗外是城市夜景的灯火……整个房间的布置都带着
酒店特有那种整洁的风格,但又在各种细节处凸显着华贵。
  这间房就是「会长」临时下榻的住所,楼层并不算高的酒店最上面三层已经
被他们全部包下。
  只是与寻常酒店客房有所不同的是,这房间里有许多与装饰风格格格不入的
装置。
  在房间中央的屋顶上垂下来了一个钩子,钩子上挂着一指粗的麻绳,而麻绳
下面则绑在了两团白花花的软肉上。
  「会长」微笑着看着自己面前已经准备好了的「玩具」,眼中的兴奋几乎要
满溢出来。
  粗糙的麻绳穿过少女丰满的双乳,贴在乳根处捆了两圈之后向上吊起,将一
对本来就堪称硕大的肉球勒得仿佛两颗饱胀的西瓜一般。而少女的下身则跨坐在
一个尖锐的三角木马上,木马的角度不大,顶在少女胯下的棱角已经将一对肉唇
分开深深地嵌入了缝隙之中。而在少女的脸上,一个空心的圆环口箍卡在她的嘴
里,两侧的皮带紧紧绑在脑后,少女无法闭合的小嘴流出的涎液顺着嘴角而下。
而少女的双手与双脚分别被厚实的皮带绑在了身后与三角木马上。
  「那么,我们先从那里开始呢……」
  男人拉了拉身边的绳索,随着滑轮的转动,勒住少女双乳的麻绳开始往上升,
随着更多的重量被吊在这两团软肉上,勒住乳球根部的绳子开始收缩得更紧,让
人看着几乎要担心会不会激昂这两团肉勒断。而被拉扯得更加鼓胀的乳球也渐渐
从白皙粉嫩的颜色中渐渐透出了淤血的紫红……
  但在男人这边看来,那两团透着几分紫红色的肉球比起原先太过纯粹的白皙,
却是更加显得妖艳诱人,更加上那两点高高凸起的樱桃,当真如同熟透了一般的
红润。
  「嘿嘿,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想啊,女人身上这么多洞,逼是用来操的,
嘴巴和菊花也能操,还有尿道和肚脐……这两个比较麻烦。不过看看,像你这样,
奶子这么大的,是不是奶子也能操进去?」
  「那帮喜欢玩改造的,倒是搞出来过这么个玩意……」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从一旁拿出一根长长的尖椎,整体呈圆锥形,角度约是
二十多度,在灯光下有着明亮的金属反光。
  「不过我呢,其实不太喜欢那些改造出来的东西,太假。」
  「然后呢,就想看看,正常的女人的奶子,是不是也能插进去?」
  说完,男人伸手将少女的身体揽在怀里,用绕过后背的手握住少女高高鼓胀
起的硕大乳球,然后拿起尖椎,将尖锐的头部抵在挺立起的乳头中间,然后顺着
乳孔慢慢地插了进去。
  随着尖椎向下插入,突出的乳头和淡粉色的乳晕被挤压向下凹陷,但很快就
就无法再压缩,尖椎渐渐插入乳头之中,从尖椎的边缘有点点鲜红渗出。
  少女低着头,眼神死死地盯着在渐渐没入自己胸口的尖椎……感受着怀中的
躯体随着尖椎的深入,越来越强烈的颤抖,男人脸上的神色愈发满意。
  「别乱动哦,这里下面可就是肋骨和肺了,要是一不小心用力过猛,扎穿了,
可是会一边咳着血一边慢慢地窒息而死……很痛苦的!」
  一边用温柔的语气说着恐怖的事实,男人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止。
  随着插入的越来越深,圆锥的直径越来越大,原本小巧的乳头已经被撑大了
一圈,薄薄的一层包裹在圆锥上,随着圆锥的插入而陷入到了乳肉里面。
  直到尖椎完全插入后,男人估计着已经刺穿了胸肌之后,才停了下来,此时
少女的乳头处已经被生生撑开了一根半手指的宽度,尖椎还留有一部分在体外,
但男人也没有想要继续,毕竟再下去就真要给直接扎死了。
  虽然最后肯定要玩死,但如果一开始就死了的话,那还是太没意思了。
  男人这么想着,看着少女下身几乎洪水泛滥的蜜穴,随手挑了个加粗加大号
的假阳具塞了进去。
  「嗯,看来想要插奶子会有点难……不过没事,下回再试试更大的,慢慢扩
张就行。现在,先来试试其他的洞,或者别的什么……你觉得大头钉怎么样?」
           ***  ***  ***
  49号站在房门外,冷漠的眼神注视着前方,从「会长」带着他新的得到的玩
具进入房间已经半个多小时了,这段时间里49号就一直这么守在门口几乎一动不
动。
  夜晚还很长,而「会长」的游戏应该才刚刚开始,等到他玩完叫自己进去收
拾,应该已经是快天亮的时候了。
  但就在这么想着的时候,49号突然听到了身后房门的动静,房间几乎是完全
隔音的,就算是49号异于常人的素质站在门口也根本听不到里面的任何声音,但
是在有人将手搭在门把上开始转动的瞬间,他听到了。
  这不太对劲,不应该这么快……
  就在49号下意识地提起了警惕,侧身看向身后的房门,同时一只手已经握在
了腋下的手枪握把上的时候……
  房门打开,后面出现的是「会长」一张几乎将不爽写在上面的脸。
  「嗯?会长?」
  「操他妈的,还以为是个好货,结果他妈是个玩烂了的垃圾玩意」「会长」
瞥了49号一眼,抬手在面前扇了扇,像是想要扇掉什么晦气一样。
  已经多少猜到了是怎么回事的49号便问道:「那么,我去处理下,明早给您
结果。」
  「算了,不用了……之前那个谁,不是说在搞个什么训练营么?给他们送过
去得了。」然而对面却是给出了49号完全意料之外的回答。
  「会长?不需要继续拷问了么?这次袭击……」
  「不用不用,费那个事干嘛?」「会长」却是根本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每
个月我这有多少次袭击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个个去查清楚是谁干的不嫌累?反正
向我死的人多了去了。」
  「再说,这又是个打药打疯了破烂,这种一次性的玩意你觉得会让她知道些
什么?反正脸蛋不错,身手也还行,扔给那边再多用点药,估计还能用几次。」
  「也算是表示我对他们那什么训练营的支持了……天天就知道跑我这来要钱。」
  49看着一脸扫兴,摆着手越走越远的「会长」,转身进了房间里。
  那个……少女,还架在木马上。
  下身被两根比少女手臂还粗的巨大假阳具分别插在前后穴里,巨大的体积甚
至在少女的小腹上顶出一个小小的凸起,而少女的上身仍然是用麻绳勒住双乳,
而一对乳球上的景象几乎可以用惨烈来形容:两根银色的金属锥子径直从乳头中
插了进去,将乳头生生撑开,而在乳球上则是扎满了大头钉,还扎着几根银针。
银针上连着导线,而在少女下身的阴蒂上穿着别针上也连着导线,所有导线都连
通到一旁的一台机器上。
  从那机器上的读数来看,现在还通着电,这从少女那仍然不断抽搐着的身体
上也能看出来。
  少女嘴上的口枷已经取掉了,但她此时仰着头,双目间已经完全失去了焦距,
张开的嘴中涎液不断流出。
  「啊……哈……好……好爽……啊……哈……还……还要……要……」
  明明是看着就无比惨烈的样子,但少女口中呢喃的却不是求饶或者痛呼,而
是异常的所求,而她的脸上浮现的也不是痛苦中的苍白反而满了潮红。少女的下
身几乎已经被假阳具塞满,但从缝隙中溢出的淫水仍然将木马淋透甚至连底下的
地毯都湿了一大片。
  49号默默将直流电机的电源关掉,又去解吊着少女的麻绳。但突然停下的刺
激似乎引起了少女的不满。
  「不要……不要停……停下啊……继续……加……加大……还要更……更…
…」
  觉得会很麻烦,49号便走到少女身后,在后颈一手刀将她敲晕了过去。
  这种情况对他来说,倒是很熟悉了,药量超过安全剂量,中枢神经被烧坏了。
而「会长」会如此扫兴也是因此,那人一向讨厌人体改造之类的,尤其讨厌这种
被药给破坏了正常痛觉的人。
  倒不是说他多有良心,只是单纯的,在那人看来,这样的「破烂」实在没有
「玩」的价值罢了。
  49号麻利地摘除着少女身上的各种「配件」,评估着其状态。
  还好,损伤并不严重,显然是「会长」还没有玩到重头戏,就发现了这人已
经药物中毒了的事情。最严重的伤,其实是之前捕获的时候,打在四肢和胸口上
的枪伤。
  但还好,治疗下就影响不大。
  然后给那边训练营送过去吧。
  至于之后要怎么调教?
  那就是那边的事情了,不归他管。
  再说,这种东西,只要给点药,随便让她干什么,不管是脱光了在大街上裸
奔还是干脆绑上炸药包去送死……都只是一管药的问题。
  他还要继续负责「会长」的安保工作。
  这次扫了兴的那人,估计等价就又要马上去找乐子了吧。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125dd.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