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躁动】第十章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79dd.com 加入收藏夹!


  公公还是很在乎我的,并没有被精虫冲昏头脑,见我真的有些生气,他就没
有进一步动作,但也没有就此放过我。
  公公伏在我的后背上,嘿嘿淫笑着道:「宝贝儿,先做一次吧,你看它都有
些受不了了。」说着话用他下体那根大肉棒顶了顶我的屁股。
  之前在做饭时就曾幻想着被公公舔舐下面,刚才又被他挑逗了一番,下体早
就泛滥成灾泥泞不堪了,这时候再被他的大肉棒顶撞了几下,更是心痒难耐,已
经有了就此从了他的想法,可就在我想要答应他,在厨房来场酣畅淋漓的盘肠大
战的时候,我无意识的发现厨房的窗户开着,而且想到厨房是与隔壁邻居家相连
的,只要声音稍微大一点儿就会传过去,那……
  想到被人发现我与公公奸情的可怕后果,我那即将被情欲支配控制的头脑立
马清醒无比,用尽最后的力气摇头晃屁股的挣扎起来,「爸,不要……不要在这
里。」
  随着挣扎,我的屁股不住摩擦着公公那越发胀大起来的大肉棒,知道不给点
儿好处是不可能平息他那高涨的情欲的,因而费劲的扭过身子,抱住公公,瞥了
一眼开着的窗户,「爸,窗户开着呢!」
  公公看到了那扇开着的窗户,伸手想去关上,被我拦了下来,主动的在他脸
上亲了一下,然后羞答答的小声说:「爸,别在这儿,隔音不好,容易被人听见,
等吃完饭,回屋,回屋,我都听你的。」
  「真的全听我的?」公公一听说我一会儿全听他的,立马高兴了起来。
  想到一会儿要与公公做爱,按照他的要求做出各种各样羞人的姿势任他变着
法儿的折腾,心中有些羞涩又有些期待,低着头,轻轻轻的嗯了一声。
  公公抱紧了我,亲了我一口,哈哈大笑着说,「那先叫声老公!」
  「老公!」我羞赧的叫了一声,身子微微扭捏了一下,向他表示了我的臣服。
  男人都喜欢小女人,尤其是被他一点点征服的小女人。
  「先收点利息。」
  说完啪的在我的翘臀上拍了一下,然后向下拽那条刚才已经被他拉到臀瓣儿
下的小内内,「脱了吧!」
  「讨厌!大色狼!」我轻轻的在公公胸口捶了一拳,撅着小嘴,扭动身子,
装作极不情愿的弯腰将小内内脱了下来,随手朝他丢去。
  公公接住带着体温和淫水的原味小内内,不仅送到鼻尖,狠狠一吸,还很变
态的伸出舌头在那有些湿润的地方舔了舔,露出一脸十分享受的模样,「真香真
好吃!」
  公公对我的小内内又闻又舔的,使我原本就涨红的脸颊更加的红了,身子也
越发的热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双腿,骂了声大变态后就红着脸背转过身去
盛锅里的面,不去看公公这个老变态。
  公公附在我的耳边吹着热气,说:「晚上我要吃……」停顿了一下,轻拍了
一下我的翘臀,才接着说,「你的下面!」
  「讨厌!」我脸颊羞红,扭了扭身子,想起公公跪在地上舔我下面的样子,
阴道内不受控制的有淫水分泌了出来。
  公公松开了我去了客厅,我暗送一口气,开始手头上的活计,将锅中的面捞
出来,过冷水后放入一旁的瓷盆中,继续将土豆切成丝,放入盆中备用,想去冰
箱里取黄瓜和豆芽菜,可刚一动就感觉有液体从下体流出,立马收腹夹紧双腿。
  不能再动了,一动就会一泻千里,若是在被色公公看到,指不定怎么取笑人
家呢,哼,绝对不能让他看到,眼睛一转立马计上心来,转头对正坐在沙发上拿
着我内内和文胸看的傻乐的公公说:「爸,家里没黄瓜了,你去超市买下呗!」
  「叫我什么?」公公很是不满的说。
  我知道公公对我管他叫爸很不满,立马改口说:「老公,去超市买点黄瓜呗,
配菜用的。」
  「这才乖嘛!」公公站起身,笑着朝我这边走来。
  「你干什么?」我有些紧张的看着公公,小穴里已经泛滥成灾了,万一他过
来摸一下,那不就露馅了?
  「你紧张什么?我看看还缺什么,一起买回来。」公公不解的看了我一眼,
走到冰箱前,打开看了看,从里面拿出一根黄瓜,对着我晃了晃,「家里有黄瓜
哦!」关上冰箱门,坏笑着走了过来。
  我脸颊羞红,一会儿小穴里淫水泛滥的事情就要被公公知道了,也就不在乎
流不流下来了,快速的转过身,背对着公公。
  「害羞了?」公公一把从背后将我抱住,将黄瓜放在菜板上,一手撩起裙摆,
轻车熟路的插进早就泥泞的小穴里,「都湿成这样啦?」
  我羞的有些无地自容,夹紧双腿,想将插进小穴里的那根作怪的手指夹断。
  「想要啦?」公公淫笑着问。
  这不是废话嘛,不想要能湿成这样啊?但这么羞人的话我是说不出口的,只
是红着脸,低着头,默不作声。
  公公见我不说话就猜到了我的心意,嘿嘿笑了笑,弯腰抄起膝弯一把将我横
抱起来,急吼吼的奔向卧室,因为实在是太意外,我惊慌的叫一声,本能的伸手
抱住公公的脖子,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公公抱着我来到卧室,把我放到床上,就势扑到我身上,一边肆无忌惮的揉
捏我的乳房,一边疯狂的亲我,我的性欲早就被挑逗了起来,搂着公公的脖子,
疯狂的回应着他。
  我是个正常的女人,是个禁欲近一年的正常女人,自从与公公发生了关系,
答应做他情人开始,那道筑起来近一年的禁欲闸门就彻底打开,且一发不可收拾。
不仅总是会回味与公公做爱高潮时的美妙滋味,还很隐隐期盼着天天与他做爱,
让他拥我入眠,甚至没羞没臊的幻想着被公公变着花样操干的画面,对公公的免
疫力也几近于无。
  如果不是发现厨房窗户没关,担心做爱的呻吟浪叫声传出去有可能被隔壁听
到,早就受不了公公的挑逗与他在厨房做爱了。
  公公很霸道,亲的我快窒息了才放开我,我大口喘了口气,满眼都是春情的
瞪了他一眼,娇嗔着说:「想憋死我呀!」
  公公嘿嘿笑笑,在我额头亲了一口,直起身,快速的脱掉了身上的衣服,然
后扑到我的身上,撩起睡衣从脖颈、酥胸、小腹,一路向下,一直亲到我春情泛
滥的阴部。
  公公分开我的双腿,摆成M型,使我的私密处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他面前,公
公用双腿压制住我的双腿,一边认真的观察起我私处,一边称赞着说:「小曼,
你的小逼真美,而且还是粉红色的,我真是捡到宝了。」
  虽然与公公发生过不止一次的性关系,浑身上下早就对他没有了秘密,可是
被公公如此近距离的观察阴道和谈论,出于女人的矜持,我还是测过头,不去看
公公。
  公公伸出手指在我沾满淫水的大小阴唇和阴蒂处转了转,然后一下插进了我
的阴道,空虚的阴道一下子被填满,身子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不受控制的呻吟了
一声。
  本以为公公玩弄一下我的淫穴后就会挺枪上马用大鸡巴肏我,可没想到他却
玩起了兴致,一根手指不够居然用两根手指扣弄起我的小穴,我有些着急,想让
他的大肉棒早点插进来,毕竟手指和肉棒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就娇羞的喊了声
爸,声音很小,但音调拉的很长,诱惑力十足,只要是个正常男人就知道这声爸
意味着什么。
  公公直起身,在我翘臀上掐了一把,说:「记得叫老公,」说完他弯腰低头,
将头埋进我的双腿间,嘴亲吻在我的阴部,舌头探进去含住湿滑的阴蒂,轻轻的
吸允,一股过电的酥麻感从下体传遍全身,我享受着公公醉人的口交,双腿不自
禁的并了起来,夹住了公公的头。
  公公用双手扒开我的双腿,舌头经过小阴唇大阴唇一路前进直接探进阴道,
不住的在里面搅动,刺激的我浑身颤抖不止,淫液如涓涓泉水不住的流了出来,
公公滋溜滋溜的吸允着。
  「啊……啊……,爸,别……别折磨我了……」我实在是受不了,双脚支着
床,挺起屁股,让阴部更加贴近公公嘴,扭动身子呻吟起来。
  公公再一次掐了一把我的翘臀,边吸允着我的淫液,边含含糊糊的说:「叫
什么呢!」
  不是都说偷情的人很享受这种禁忌的快感吗?为什么公公会不喜欢我在做爱
时管他叫爸呢?想不明白,我也就干脆不去想,忙改口说:「好老公,快点上来,
别折磨我了。」
  公公抬起头,伸舌头将嘴边的淫液舔舐干净,向前跪爬两步,抬起我的腿,
一手扶着粗长的肉棒,凑近我两腿间屄缝,大肉棒在我那柔软湿润的屄缝磨蹭了
几下,却不肯插进来,我有些着急,就主动弓起身脱掉睡衣,然后双手扶住公公
的腰向前拉。
  公公看着我着急的样子,笑着说:「着急啦?」
  我点点头,轻轻答应了一声,现在什么都是假的,一根大肉棒插进我骚屄里
才是最实在的。
  公公得意的问:「喜不喜欢我的大鸡巴?」
  「啊……喜欢,老公,快点吧!我受不了了。」我焦急的说着,一边挺动屁
股去迎合公公的大肉棒,一边拉他朝我靠近。
  公公见火候差不多了,嘿嘿笑了笑,把他的大鸡巴微微下压,一挺身就破开
了我的小阴唇,直接插进了我的阴道,随着大肉棒的插入,我下体传来一股无比
的充实感,仰起头,长出一口气,发出一声魅惑无比的呻吟声。
  公公先是缓慢的抽插了一会儿,等彼此适应后就开始快速抽插起来,肉体啪
啪啪的撞击声越发激烈起来。
  「小曼,舒服吗?」公公扛着我的双腿,一边前后耸动撞击着我,一边看着
我询问着我的感受。
  「啊……,舒……舒服。」我应和着公公,挺动屁股配合着公公的插入。
  「喜不喜欢被我肏?」
  「啊……喜欢!」
  「那以后嫁给我给我生孩子好不好?」
  「啊……好好!」性欲占据了我的理智,我已经不去管公公问的是什么了,
只是一味无意识的回应着。
  不知是公公太激动,还是开一天会又着急回来太疲惫,在扛着我双腿,在我
的极力配合下,疯狂的大力操干我五六分钟后,身子哆嗦了一下,然后将一股股
灼热的浓精射进了我的阴道。
  射完精,公公如烂泥一样趴在我身上,毕竟上了些年纪,缓了好一会儿才翻
身从我身上下来,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看着房顶,喘着粗气说:「舒服没?」
  「嗯!」我十分满足的轻声应了一声,公公今天的表现虽然相较于前几天差
了一些,只做了有五六分钟,但也让我达到了高潮,对于女人而言,太长时间的
摩擦带来的并不一定是快感,也可能是折磨。
  公公将我揽进怀里,让我枕着他的胳膊,轻柔的抚摸着我的后背,笑着说:
「搬去南郊别墅那边吧!」
  「为什么?」我不解的问,眼睛依旧盯着公公的鸡巴看,看着它一点点儿的
变小,心中有种很奇妙的感觉。
  公公叹了口气,很是无奈的说:「不方便啊!」
  「不方便?」我愣了一下,随即就明白公公所谓的不方便是什么了,笑着说:
「因为厨房那扇窗户?」
  公公点点头,「嗯,要不是因为厨房那扇窗户,我们在厨房就可以……」
  「老流氓瞎想什么呢,」我捶了公公一拳,娇嗔着说:「你以为搬去南郊那
边就可以乱来呀!」
  「南郊那边是别墅,楼间距大,别说是敞着厨房窗户,就是将全屋窗户都敞
开都没事!」说完,公公嘿嘿笑了笑,接着说:「厨房、客厅、浴室、卫生间
……」
  「老不正经,」我轻声骂了一句,说:「说的容易,搬去那边,小帅上下学
怎么办?怎么跟婆婆大姐解释房子的来源?」
  公公沉吟了一下,说:「那让小帅周一到周五跟他奶奶住怎么样?」
  我明白公公的意思,他是想让小帅去跟婆婆住,那他有时间就可以带我去南
郊别墅胡天黑地了,但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吗?拧了公公一把,气哼哼的说:「可
以呀,只要那几天你能陪我就成。」
  公公尴尬的笑笑,没有说话。
  他是院长,是主管行政工作的,一般的具体事务是不需要他过问的,但每个
月总有三到四天要到医院值夜班的,别说每个星期过来五天,就是每个月来五天
都很困难,当然,白天除外,到了他这个级别,只要不是领导来检查,他白天可
以打着开会谈业务的幌子,坐着专车到处乱跑。
  我知道他的值班规律,因而反将了他一军,见他不说话,就冷哼一声,说:
「怎么,没话说啦?」
  公公很是尴尬的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个月就那么三四天要在单位值
班,总在外面,家里会起疑的。」
  我很是不满的说:「哼,小帅跟婆婆去住,你又总是不过来,让我一个住,
不怕我出去找小白脸给你戴绿帽啊!」
  虽然我之前是公公的儿媳妇,但老公去世,法律上我俩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
而自从与他有了关系,我就是他的女人,他一个人的女人,只要他不抛弃我,我
也不打算再去找其他男人了。
  公公呵呵笑笑,很是自信的说:「你不是那样的人。」
  想起公公只能偶尔过来,而能陪我一整晚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心情一下子
变的烦闷起来,冷哼一声说:「那可说不定!」
  公公见我真的生气了,有些慌了,紧紧的抱着我说:「宝贝儿,别生气,我
让你搬去南郊那边是有原因的,一来是因为那边环境真的很好,等你去看过了一
准会喜欢上,二来就是为了你,这里人太多太杂了,我以后经常过来肯定会被有
心人注意到,我们的关系就有可能曝光……」
  公公噼里啪啦的说了好多理由,见我还是板着脸一脸的不高兴,咬咬牙,下
定决心说:「要不这样,平时让小帅跟他奶奶住,你就搬去南郊那边,我每周至
少过来三天陪你,周六日小帅回来,你就搬回来,如何?」
  我心里仔细盘算了一下,公公每周至少能过来陪我三天,周末还能和小帅搬
回来住,也就是说一周最多有两天是我一个人睡,这样的结果还是可以接受的,
就问道:「你每周至少过来三天,婆婆那边你怎么解释?」
  公公下了决心说:「那你别管,我自有办法。」
  「小帅的功课呢?婆婆辅导的了吗?大姐能帮辅导吗?」小帅是我在这个世
界上最亲的人了,我不可能因为要满足自己的淫欲而忽略他的学业。
  「请家教,他姑总是念叨小军学业重,我出钱给他请家教,顺便也把小帅的
功课一并辅导了。」
  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想了想也就点头答应下来。
  想起公公还没吃饭,就挣扎着坐起身,边拿过湿巾擦拭下体,边对公公说:
「起来吧,去吃面,再不吃,面该坨了。」
  「躺下,我给你擦!」公公一把将我拉进怀里,亲了我一口,抢过湿巾给我
擦拭下体,神情很仔细很专注。
  看着公公认真仔细的给我擦拭下体,我心里很是感动,觉得这个男人是真心
喜欢我的,至少对我这具身体是很痴迷的,而这对于我已经知足了。
  等公公给我擦拭完下体,准备清理大肉棒的时候,我起身抱住他,主动吻上
他的嘴,将扑到,笑着说:「我来吧!」
  我拢了拢头发,想给他一个惊喜,用嘴帮他清理,可担心在我嘴的刺激下,
他软下去的大肉棒会起反应,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拿过湿巾帮他清理干净,清理
完后,我还是蜻蜓点水的在公公的大肉棒上亲了一下。
  公公见我主动的亲了他的大肉棒,兴奋极了,抱住我一阵猛亲,「宝贝儿,
爱死你!」
  「别闹了,该吃饭了。」挣脱开公公,下床,捡起丢在地上的睡衣套上,拢
了个发髻,看向公公说:「你躺会,弄好了叫你。」
  刚做完,身子还松松软软的,也没心思多折腾,就只切了根黄瓜做配菜。
  边从厨房里端菜,边叫公公出来吃饭,公公在屋里答应一声就只穿着背心,
晃着胯下的那根大鸡巴走了出来,大马金刀的坐在餐桌旁笑嘻嘻的看着我盛面,
我妩媚的瞟了他一眼,把盛满面的海碗重重的放在公公面前,撅着嘴说了句吃面
就自顾自的坐下吃面,不去搭理他。
  我的胃口小,吃了一小碗炸酱面就饱了,双手支着下巴看着公公狼吞虎咽的
吃面,着实有种幸福的成就感,心里面甜滋滋的。
  想起公公对我内裤又闻又舔,刚才又像是吃琼浆玉液般吃我小穴里的淫水,
脸颊一红,就脱口笑着打趣说:「是我下面好吃,还是我下的面好吃呀!」
  公公把嘴里的面囫囵的咽下去,嘿嘿笑着说:「都好吃!」
  「老狐狸!」我轻哼一声,从公公手里夺过空碗,想给他盛面,可想到他已
经吃了两碗了,就不确定的问,「还吃的下不?」
  公公舔了下嘴唇,笑呵呵的说:「吃的下,吃的下。」
  给公公盛完面递了过去,撅着嘴嘀咕着:「吃吧吃吧,撑死你算了,真是个
大饭桶。」
  面对我的唠叨,公公也不生气,接过面后,笑呵呵的和好酱和配菜继续狼吞
虎咽的吃了起来。
  是公公太饿,还是我做的炸酱面太好吃呢?看了看公公,又看了看已经见底
的面汤盆,有种再吃一碗的冲动,可摸摸小肚子,想着一会儿还要练瑜伽,吃太
饱的话会结石消化不良,也就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79dd.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