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岳母和我们玩3P] [下一篇:二马同槽]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7cc.com 加入收藏夹!


王芳一下课就匆匆忙忙的往家赶。同学们对此也不再感到奇怪了﹕她总是这样的,周末从不在学校里多待一分钟。他们见怪不怪了,也就自以为是地以为王芳的家里有许多家务事等她回去干。王芳家并不富裕。其实,王芳家里确实有一件家务事等了她一个礼拜,她也等了一个礼拜急着要去做了。 
   
  近家情怯,她还没掏出钥匙,心里已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了。门后等待着她的会是什么,她早已经知道有将近六年了,可是每次面临这件事她还是激动不已。 
   
  一打开门,就看见那双饥渴的要喷火的却又充满温情脉脉的眼,盯着她大概已有十七年了吧。她觉得自己的眼睛再也离不开那双眼,那怕自己似乎已被那双眼神剥得精光。 
   
  她定了定神,回手关上了门。一转身,人已被拥入那个宽阔的胸怀之中。深吻时,她感觉得到对方的期盼如他的嘌吸一般地急促。两人一言不发的进了她的房间。 
   
  窗帘已被拉好,床也铺好了新的床单。 
   
  她回眸一笑,放下书包就开始解开第一粒钮扣。他默契地蹲下身子为她解开裤带,慢慢地往下脱掉她的长裤。 
   
  她停止了动作,闭上眼享受着那双手从她的腰到屁股,到大腿,到脚踝,一次又一次地慢慢的移动下来的感觉。早春,她的裤子有好几条。她也就一遍遍地感觉那双手逐步由外到里接触到她肉体带给她的刺激。 
   
  最后一条内裤到脚踝,她就立刻脱自己的上衣。刚扔掉胸衣,人已被赤裸的他给扔到床上。两条肉体刚一接触,他就又开始温存地把她的舌关打开,舌尖柔柔地在她口内伸缩转动。他的手也轻轻地爱抚着她的双颊。 
   
  随着嘴向下移动吮吸,她开始发出『嘤嘤』的呻吟。她小巧圆润的乳房在他的轻噬与慢捻下开始坚挺,她的脸颊变得通红。 
   
  当小腹上变得温暖时,她的爱处开始湿润起来。他的舌尖在那浅浅的肚脐中反覆舔噬,她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她雪白娇嫩的身子也随着轻轻地扭动,双腿不安地在他的两腿间蠕动,似在渴求那逐渐涨大的东西。 
   
  终於,她的那双玉腿被分了开来,少女清香的气息喷薄而出。随着那舌尖灵巧的翻动,她的隐处也涌出清的蜜液。她抬头看着他扶起她的双腿并直起身子,不禁有点晕旋。啊!那雄伟的东西正向她逼来。她看着感觉着,一分一寸地她的身体被充满,身心被快乐佔领。 
   
  待到全部被充实,他又恢复了野性,狂暴地撞击着她的身体,不停地抽插。她的乳房在他的大手的揉搓下变形。她祇觉得像海岸的礁石被快感的大浪一波高似一波地冲击着。她的呻吟和着他的喘息也越来越大.... 
   
  终於,浪潮慢了下来。她刚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他就又恢复了温柔,伸展身子伏了上来,衔住她的右乳,轻轻地吮吸。她享受着这『饭后甜点』,分外感到他的温情与对她的爱惜,心中不由充满了对这男人的爱意。 
   
  想着想着,忽然她想到一个怪想法,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从进门直到结束,他两都未出一声,祇是在尽情地享受着对方。 
   
  这次他打破了沉默﹕ 
   
  「想到什么开心的事了﹖快讲出来也让爸爸高兴一下。」 
   
  王芳斜眼看了伏在她乳房上的父亲,笑着说﹕「从来我们女人都是喂我们的儿子吃奶。现在吃我奶的人是不是也是我的儿子呢﹖」 
   
  「好啊﹗我吃你奶你就笑我是你儿子。好爸爸也喂你吃吃爸爸的奶,恢复我们俩父女的名分。」说完,他就把自己的乳头送到女儿的嘴边。 
   
  她躲闪着笑道﹕ 
   
  「您的奶子太小了,我不吸。」 
   
  「好﹗给你一个大的。」立刻那根让她癫狂的玉柱送到了她的嘴里。俩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她一祇手扶着肉棒吮吸着几乎塞满她小嘴的龟头,另一祇手捧着肉囊,食指还在他的肛门附近轻轻拂动。这次他发出了阵阵的呻吟。 
   
  「来,乖女,把屁股撅起来。」他抽回重振雄风的玉茎,翻过女儿轻盈的身子,抚摩着女儿的宛宛香臀,然后分开细嫩的两股,重又佔领了女儿的身心...... 
   
  穿回衣服,他轻拂女儿的面颊﹕「开心吗﹖」 
   
  「真希望天天这样快乐。」王芳的眼里闪过一道幽怨。王浩也叹了一口气。 
   
  「如果我们不是爸爸跟女儿多好﹗」 
   
  「傻女儿,如果我们不是父女,还会有今天的快乐吗﹖」 
   
  「现在,祇有每个礼拜这一次了。我要是不上大学就好了。」 
   
  「我觉得一个礼拜一次倒还不错。」 
   
  「啊,爸爸你不爱我了,还把妹妹们搞上手了﹖」王芳有点着急。 
   
  「傻女儿,爸爸怎么会不爱你呢﹖﹗爸爸是说一星期一次是小别胜新婚吗。何况,想你到得到你的过程是最美妙的不是吗﹖」 
   
  她这才回嗔转喜,吻了爸爸一下。 
   
  「爸爸,你知道我的同学对我周末这么急回家是怎么说的﹖」 
   
  「他们都以为我像个童养媳,家里有许多家务事要干。」 
   
  爸爸哈哈大笑﹕「好女儿,跟爸爸上床,这也是家务事啊﹗﹗」 
   
  穿好衣服,两人真的开始做起家务。晚饭前两个妹妹和母亲分别回到家中。母亲仍是老样子,郁郁寡欢,除了对她们姐妹还有点话外,与父亲除了十分必要话外几乎无话。从小父母间就是这样的。她暗暗地思忖﹕ 
   
  「这也许就是爸爸跟我乱伦的原因吧。爸爸想要真正的女性的关怀。」 
   
  虽说她刚上大学时得知她从小与爸爸就有的关系是乱伦,心里确实有点不好受。那天她故意很晚才回家。到家时妹妹们已回来了。 
   
  爸爸没有责备她。他已看出她心里有事。趁两人单独在厨房里的时候,爸爸轻轻的问﹕ 
   
  「有男孩子追你了吗﹖」 
   
  她没有回答。 
   
  「如果有好的男孩子,别错过了。别顾忌爸爸。爸爸会为你高兴的。」 
   
  她含着泪道﹕ 
   
  「我们俩到底算什么关系﹖」 
   
  「别多想﹗祇要你知道爸爸是最爱你的,就可以了。今晚12点我在浴室里等你。」 
   
  晚上,她呆在床上辗转不能入睡。随着时间越来越接近12点,她一次一次的告戒自己﹕ 
   
  「不能去浴室。再干一次,我就万劫不复了。」 
   
  两腿间的骚痒确越来越重。心里两个声音反覆的较量着。 
   
  一个说﹕「千万别去,这是乱伦,是会被人唾骂的﹗」 
   
  另一个说﹕「祇要不被人知道,怕什么呢﹗跟爸爸抱在一起的感觉多棒,爸爸的鸡鸡插到穴里的滋味真舒服。」
  「不,我要爸爸﹗」 
   
  「爸爸怎么给你﹖」父亲大概猜出什么,微笑着问她。 
   
  「我要...要...打爸爸的...屁.....」她实在很害羞,有点说不下去了。 
   
  「好女儿,要打爸爸的屁股啊﹗」 
   
  父亲大笑着狠狠地捏了她的屁股一把。既然爸爸已经说出来了,她也就老着面皮﹕ 
   
  「好爸爸,人家做了错事,你要打人家的屁股。你做错了,就让人家打打吗﹗大不了人家今天多让你玩玩人家的屁股吗﹗好吧﹖﹗爸爸让让人家吗......」 
   
  说着,黏在父亲怀里一通撒娇。大概已快接近发育期,这妮子开始对性已经有了朦朦胧胧的感觉。打爸爸的屁股是假,对男人的身体感兴趣想一窥究竟是真。祇不过毕竟还小,说不出口。其实真正心里怎么想的连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 
   
  一时口快提出这个『非分』的要求,她心里已经『扑通,扑通』直跳,既怕爸爸不答应,又怕爸爸答应。 
   
  父亲的心里也『咯蹬』一下,心想﹕ 
   
  「女儿春心动了。在继续下去可就.......」 
   
  他再也不敢想下去,但内心一种久违了的欲望像魔鬼一样在催促他﹕ 
   
  「这是一个多好的机会,千万别错过了,千万千万.....」 
   
  他舔了一下因紧张而发干的嘴唇,克制了一下翻腾的心潮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 
   
  「好...好...爸爸可以答应,不过....不过...你要答应爸爸一个条件...」他有点犹豫。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女孩儿的心内也一样的紧张,不过那是在得到她急盼得到的她明知不该得到的东西前的患得患失。 
   
  父亲这时已恢复了平静代之以一种贪婪﹕ 
   
  「在爸爸给你打屁股前,你要先把衣服都脱掉,让爸爸好好跟你亲热一下。」 
   
  在别人面前光着身子不好,在自己爸爸面前有什么呢。女孩用行动代替了回答。看着女儿兴奋的脱衣服的样子,他的思绪一下子似乎回到了遥远的过去--那个女孩,那个与面前的女儿酷似的差不多大的女孩,当年也像女儿现在一样总是先脱裤子再脱上衣......他想不下去了,裤子里的男性特徵已顶到女儿的屁股了。 
   
  「爸爸你裤子里的是什么东西﹖怎么硬邦邦的。」 
   
  女儿把屁股抬了起来把内裤一把脱到了脚底下。小女孩的小屁股好像已经变大了,变得更圆润,更洁白,两股间的裂缝,不再祇有白色,隐隐的一条红线透出一股祇有小女孩才有的气息。父亲是熟悉这种气味的,不仅在王芳的股间,还在过去的一段...... 
   
  回忆祇能加剧他的性致,看到女儿的上衣在离开她的身体,一个无暇的美玉正出现在他眼前,他简直受不了了。但父亲的身份与最后的一线理智在提醒他,千万不要对女儿粗鲁。 
   
  女儿慢慢地转过身来,看得出她非常的害羞,毕竟第一次在浴室以外的地方赤裸身子。过去与爸爸的游戏仅仅祇是露出屁股而已。她紧咬着嘴唇,不敢看她爸爸,声音低的像蚊子叫一样﹕ 
   
  「爸爸,我好了。」 
   
  他伸手箍住女儿的纤纤细腰,仔细打量着女儿细嫩的身体。女儿的脸涨得通红,眼帘微闭在不住地颤动显得格外紧张;胸口的一对蓓蕾明显地开始增大了,祇是乳晕还是娇人的嫩红;圆圆的肚脐下,平坦的小腹直通到迷人的三角区;那里还是寸毛未生,一道细缝直透内里。 
   
  「爸爸,别这么看人家。人家不好意思吗。」女儿的羞涩更添了他的性趣,父亲一把把女儿拉到怀里,低下头就往女儿的唇上吻去。女儿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她从来也未尝过这种滋味。她在口腔中惊慌地应付着爸爸的到处乱钻的舌头,但从未尝到的一种甜蜜的感觉却使她浑然忘却了爸爸的两祇手在她的胸口与腿间的禁地在疯狂地揉搓。嘴唇与嘴唇分离后,爸爸用满意的笑容看着她。她用迷离的目光看着爸爸,口中发出令父亲消魂的﹕ 
   
  「爸爸,我怎么了,我怎么感觉好怪好怪......」 
   
  「乖女儿,爸爸弄得舒服吗﹖」 
   
  爸爸的手指捻着她的乳头,手掌在她的小小的乳房上揉压。 
   
  「这里是很舒服,就是我小便的地方,爸爸弄的我好难受。」 
   
  「是里面痒吗﹖」 
   
  爸爸不怀好意地问,那一祇手更放肆地拨开女儿的两扇从未打开过的大门,探进去拨弄那一粒珍珠。
 「里面好痒,啊啊...好难受啊......」女儿的身子在不停的扭动,更增添了室内的淫咪的气氛。父亲忍不住了。 
   
  「乖女儿,来到你床上去。」 
   
  他抱着浑身瘫软如泥的女孩的娇小的肉体,向隔壁的女儿的床上走去。把女儿放在床上,他开始脱衣服。女儿朦胧着眼看着父亲﹕ 
   
  「爸爸你在干什么﹖」 
   
  「爸爸脱衣服给你打屁股啊。」 
   
  女儿忽然看到父亲的胯下多了一根雄赳赳的东西。她好奇地伸手﹕ 
   
  「爸爸你这里好怪啊,比我们女生多了根东西,我可以摸摸吗﹖」 
   
  「当然可以,爸爸身上的东西就是女儿的东西,女儿身上的东西是不是爸爸的呢﹖」 
   
  爸爸把那东西送到她眼前,爱怜地抚摩她的头发。她握住那东西细细地把玩,还把它往脸上贴了贴。 
   
  「好热啊,爸爸的东西真好玩。我是爸爸生的,我身上的一切都是爸爸的。」 
   
  她一边说一边把爸爸的包皮翻上翻下。 
   
  「真好玩,我要亲亲它。」 
   
  说着就把嘴唇凑了上去。父亲舒服的闭上了眼,强忍着不要射出来,以免前功尽弃。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十几年没有尝到嘴里的滋味了,到底是自己的亲人才会这样。』 
   
  强忍着快感,爸爸把阳具硬是从女儿的嘴里抽出。 
   
  「乖女儿,爸爸来教你一种舒服的游戏好吗﹖」 
   
  刚刚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的女孩兴奋地点头。 
   
  父亲把女儿的上身横放在床上,托起女儿的屁股,吩咐女儿分开自己的脚把大腿间的隐秘地带暴露在自己的眼前。女儿羞涩地照办,但随即而来的刺激却使她忍不住哼了出来。原来爸爸把舌头伸到了她的屁眼与阴部在那里来回地舔动。接着又用舌尖拨开了洁白光滑的阴唇在小小的洞口吮吸。第一次,女孩的蜜汁从那里流了出来。 
   
  女孩慌乱地求救﹕ 
   
  「爸爸,不行了,我好像要尿尿了....」 
   
  父亲觉得时候到了﹕ 
   
  「别怕,真要尿了,爸爸给你喝下去。感觉怎么样﹖」 
   
  女儿神迷意乱地说﹕ 
   
  「爸爸,我...我...里面好痒好痒,好像要撒尿,又好像不像。」 
   
  「来,爸爸教你一个更好玩的游戏,还可以给你止痒。不过不知道我的乖女儿是不是勇敢。」 
   
  「是不是会痛﹖」女儿显出又要又怕的样子。 
   
  「开始是有点疼。不过忍一会就很舒服。以后你一定会天天想要的。」 
   
  爸爸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在女儿的阴道内轻轻地揉动,好揉出更多的蜜汁以减轻女儿在第一次性交是的痛苦。女儿露出犹豫的神态,但还是渴望地问父亲﹕ 
   
  「怎么弄呢﹖」 
   
  「用这个爸爸小便的东西,插到我乖女儿的小便的地方去。」说着父亲放下女儿的屁股,但仍然让女儿抱着自己的大腿。然后他用两手分开女儿的阴唇,把阳具顶在了上面。 
   
  「我怕...」女儿仍有点害怕。 
   
  「别怕,爸爸不会害你的。」 
   
  出於对父亲的信任,女儿点点头,闭上双眼,等待着未知的来临。父亲先低下头,咬住了女儿的一个乳头,就在女儿一分神间把阳具戳了进去。 
   
  「啊」的一声,女孩就在一阵疼痛后感到体内多了一根东西。还来不及出言求饶,就感到爸爸的攻击一波接一波的袭来。阳具在女儿紧紧的阴道内不住地抽出戳入,让父亲感到双重的兴奋。一方面,小女孩的阴道温暖地包围着他的阳具,紧紧地挤压着它,那感觉比戳在她母亲的又宽又潮湿的穴里不知要舒服多少倍。 
   
  另一方面,戳的是自己女儿穴的感觉让他更是兴奋异常。那是自己制造出来的身体,是自己这根正戳着她的鸟儿在十二年前,把她生命的种子像今天一样地射进她母亲的穴内,把她制造了出来。今天,自己享受的正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最处的激动过去后,父亲开始认真地享受戳穴的滋味。他的动作开始轻柔,好像生怕戳破女儿幼嫩的小穴里的黏膜。女儿开始的嘌痛声没有了,代之以阵阵的急促的呻吟。 
   
  『女儿开始享受乐趣了。』父亲边戳边想,『她的呻吟声真小,跟她的姑姑一样,都是规矩人家的样儿。』 
   
  他不停地拿女儿跟心中的隐痛在相比,激起他更强的性致。他又开始用力戳入抽出,女儿的呻吟也随之增高。 
   
  终於,他把一腔热精射入女儿的小穴。当他的阳具软缩后,竟还被女儿紧紧的小穴锁在里面。他一翻身,把女儿翻在身上。女儿似乎已经瘫软了,紧闭着眼,但脸上是一付满足的神情。拍拍女儿的屁股,他问女儿﹕ 
   
  「乖女儿,爸爸没有骗你吧﹖」 
   
  女儿紧闭着眼,但坚决地点点头。 
   
  「以后想不想再要﹖」 
   
  女儿再次点头。 
   
  女儿娇嫩的脸庞紧贴着父亲的脸颊,两个小小的乳房紧靠着他宽阔的胸膛,手中的腰肢与圆圆的屁股上再次传来令他兴奋的感觉。女儿闭着眼说了一句话﹕ 
   
  「爸爸,你的又大了。」 
   
  他把女儿抱住,屁股挺动了几下,让女儿又发出舒服的呻吟。刚想再次上阵,转念又怕女儿初次承受,再经风雨恐怕她娇嫩的身子经受不起。於是体贴的父亲从女儿的身体内「扑」的一声抽出,然后,抱起女儿﹕ 
   
  「来,爸爸再教你另一个游戏,用你的嘴看看是不是能把爸爸的东西弄软。」 
   
  从此,父女俩祇要家里没人就开始这种欢乐的游戏。

  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7cc.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岳母和我们玩3P] [下一篇:二马同槽]